云南快乐10分500期走势图|云南快乐10分走势图连线
文史研究 當前位置:內蒙古自治區文史研究館 > 文史研究 > 正文
  • 日本殖民統治下的內蒙古西部地區教育體系

    時間:2015-09-22 14:57來源:未知 作者:金海 點擊:
        1931年日本關東軍發動“九一八事變”并在中國東北地區成立偽滿洲國以后,關東軍又開始向內蒙古西部地區進行滲透和侵略,于1936年5月在察哈爾盟德化縣〔1〕策劃成立“蒙古軍政府”;“七七事變”以后日軍占領內蒙古西部地區的綏遠省大部分地區,于1937年10月在當時的綏遠省省會歸綏(今呼和浩特市)改組“蒙古軍政府”成立了“蒙古聯盟自治政府”,并于同年11月在張家口由日本人為主成立了統轄“蒙古聯盟自治政府”和“察南自治政府”、“晉北自治政府”的“蒙疆聯合委員會”;1939年9月撤銷上述三個傀儡政權,在“蒙疆聯合委員會”基礎上成立了“蒙古聯合自治政府”,1941年8月改稱“蒙古自治邦”。歷史上將日本帝國主義者扶植成立的這一傀儡政權稱之為“蒙疆政權”。日本帝國主義者通過這一傀儡政權,在當時的內蒙古西部地區建立了一套殖民地教育體系,制定殖民化的教育方針和政策,實行“奴化”、“分化”教育。對于日本占領時期內蒙古地區教育狀況的研究,學界以往的研究成果很少。基于這樣的現狀,本文利用一些相關的資料,對日本殖民統治下的內蒙古西部地區教育體系問題進行初步研究,以彌補這方面的研究之不足。
          一、教育行政與教育團體
        1936年5月“蒙古軍政府”在化德縣成立,在其政府機構中便有設教育署。蒙古軍政府成立之后,在其管轄下的錫林郭勒盟和察哈爾盟各旗縣的教育行政事務均由軍政府教育署掌管,并在德化成立蒙古學院,設電報班、師范班和補習班,招收蒙古青年施以短期訓練,以應急需。同時,將張北的農業學校改建為察哈爾盟青年學校,聘請日本人為教官,招收200名蒙古青年,進行軍事及文化課教學;通過善鄰協會派10名蒙古青年到日本留學。還在德化設立蒙日語文講習所,發動軍政府職員學習蒙文和日文。
    1937年10月“蒙古軍政府”改組成立“蒙古聯盟自治政府”,在其政務院下屬的總務部設教育處,成為該政權所轄五盟二市的教育行政主管部門,任命陶克托胡(即陶布新)為處長,并開始制定《蒙古聯盟自治政府選派留日官費生規程》、《蒙古聯盟自治政府政務院教育會議規程》、《籌設錫烏兩盟蒙古青年學校辦法》、《蒙古學院組織法》等各種教育行政法規。〔2〕1938年8月,蒙古聯盟自治政府機構改組后,在政務院下屬的民政部內設教育處,仍由陶布新任處長,掌管“一、關于教育事項;二、關于學藝事項;三、關于教科書編纂及審查事項”。〔3〕
        地方的教育行政部門為各盟公署教育廳。1938年8月,隨著蒙古聯盟自治政府的改組,撤銷了各盟公署教育廳,在民政廳下設立文教科。這樣,民政廳成為各盟教育行政主管部門。在旗公署民政處和市、縣公署民政科內均設文教股。
        此外,蒙疆聯合委員會于1938年8月改組以后更具有政府職能。該委員會內新成立的民生部掌管其所轄的蒙古聯盟自治政府、晉北自治政府和察南自治政府的有關學校教育、社會教育等教育方針政策及行政事務。〔4〕
        1939年9月1日,在蒙疆聯合委員會的基礎上合并蒙古聯盟、察南、晉北三自治政府,在張家口成立蒙古聯合自治政府。該政府政務院所屬的民政部(部長松津旺楚克)內設立教育科,主管轄區內有關教育行政事務。這樣,日本殖民統治者在包括內蒙古西部地區在內的蒙疆地區建立起了從上到下的殖民教育體系。
        1941年6月蒙古聯合自治政府實行機構改革,根據所轄地區內蒙古、漢、回等民族的不同特點,采取“屬人行政”的政策,單獨設立對蒙古族的行政機關——興蒙委員會。在教育行政方面同樣采取蒙漢族教育機關分立的措施,蒙古人的教育行政由興蒙委員會掌管,而漢族和回族的教育行政則由內政部掌管。
        興蒙委員會教育處主管事務為“一、有關普及教育培養人才事項;二、有關促進文化發揚精神事項;三、有關宗教禮俗廟會祭典事項;四、有關統一蒙文及蒙文圖書之事項;五、有關蒙古歷史、地志、文獻之整理事項;六、有關史跡、名勝、天然紀念物之事項。”〔5〕內政部文教科主管事項為“一、關于學校教育事項;二、關于社會教育事項;三、關于宗教禮俗事項;四、關于史跡、名勝、天然紀念物事項;五、關于教科書編纂、審定及檢查事項;六、關于教科書發行事項;七、關于留學生事項”。〔6〕
        從此,蒙疆政權所轄地區內的蒙古族和漢族、回族的教育行政由不同的兩套行政機構分別掌管。
        1937年10月蒙古聯盟自治政府成立后,仿照“滿洲國”的教育體制,對其轄區內各級各類教育部門推行監督體制,在各級教育行政主管部門設立專門的教育監督機構和人員。
        1938年8月在政務院民政部設視學官2人;〔7〕1939年9月蒙古聯合自治政府成立后,在民政部和后來的內政部文教科內設立教學股和教學官2人,在興蒙委員會設教學官1人;在盟、政廳(1943年以后為省)公署內設立視學官;在旗、縣、市公署內設視學一職,〔8〕專門負責監督各該轄區內各級各類教育機構及其教學。內政部文教科和興蒙委員會“教學官奉上司之命指導監督李校教育及社會教育”。〔9〕旗公署“視學承上司之指揮從事視察學校事務及其他有關教育事項”。〔10〕
        此外,蒙疆聯合委員會于1939年5月13日曾經成立了一個屬于教育咨詢性質的機構叫做“蒙疆教育審議會”。〔11〕1939年9月蒙古聯合自治政府成立后,該機構改稱“教育審議會”。1940年1月1日蒙古聯合自治政府政務院公布《教育審議會規程》。該會由會長、副會長各一人及委員若干人組成,另設干事若干人,會長和副會長分別由民政部部長、次長擔任,受政務院長之監督,“應主管部長之咨詢,調查審議教育制度及其他教育上重要事項”,〔12〕并就上述事項向有關部長提出建議。
        在蒙疆地區各級教育行政部門之外,還成立了一個民間組織性質的“蒙古教育會”。該會成立于1939年11月,最初稱“蒙疆教育會”,標榜“以蒙古聯合自治政府統治區域內教育之進步與改善及促進文教關系者之間的親睦向上為目的”,〔13〕由當時的民政部長松津旺楚克兼任會長,副會長由民政部次長大場辰之助兼任,最高顧問金井章二及興亞院蒙疆聯絡部長官竹下義晴被聘為名譽顧問,各盟盟長和參與官、各政廳長官及次長任顧問。隨著1941年6月政府機構改革,該會于同年8月進行改組,并將名稱改為“蒙古教育會”。9月又與當地的日本人教育機關合并,擴充了組織機構,會長由政務院院長吳鶴齡兼任,副會長由興蒙委員會委員長、內政部長、內政部次長及回教委員會委員長兼任,將會本部事務所設在內政部,在各盟、政廳(1943年1月以后為省)及張家口特別市公署設分會事務所,各旗縣市公署設支會事務所。
        該會所從事的活動為“一、調查與研究有關教育事項;二、編纂刊行有關當地教育的圖書雜志;三、召開有關教育的研究會、講演會;四、培訓教員之講習;五、普及日語、蒙語、漢語;六、介紹教育事業及與教育團體的國際聯絡;七、與各種文化事業團體的聯絡與協作;八、教育視察;九、表彰教育功勞者;十、日語教育用圖書及其教材、教具之斡旋;十一、當地學生用品的輸入與配給。”〔14〕
        該會于1942年4月18日曾召開該年度第一次理事會,確定舉行全蒙教育狀況報告會、時事講演會、展覽會,演劇,征集日語作文,繪制“大東亞共榮圈”地圖及中學地理附圖等工作計劃。〔15〕
        1943年春,該會曾編纂出版《日本語教材集》,作為中等學校高年級學生及其他日語教育機關研究班學員的日語教材。當時,日本駐張家口公使館出資購得全部教材,轉贈蒙古自治邦政府,并配送給有關學校及機關使用。〔16〕
        由此可見,“蒙古教育會”雖以民間組織形式出現,但其從事的業務不僅僅調查、研究教育事業和舉辦有關教育的各種活動,而且還出版教科書、經營學生學習用具等,事實上已經具有半官方機構性質,成為日本在蒙祖地區確立的殖民地教育行政體系的一個重要組成部分。所謂“蒙古教育會”在為日偽統治制造輿論氛圍、宣傳“奴化”教育思想及推行殖民教育政策方面起到了其他組織機構所起不到的作用。
          二、學校種類與學制
        1937年10月蒙古聯盟自治政府成立后,立即著手制定轄區內的學校宗旨和學制,并制定相應的教育法規。當時確定的教育宗旨是“以發揚成吉思汗精神,促進蒙古民族教育,培養實用人才為主要內容”,〔17〕從而達到“積極推進教育,力謀人民知識程度之向上,使其具有正當之思想,一掃黨化教育之陳腐觀念,并努力吸收東洋之新文化,以助長蒙古文化之發展”〔18〕的目標。
        蒙古聯盟自治政府確定的學制為初等教育、中等教育、高等教育三個階段。
        初等教育分為初級和高級,初級學校修業年限為4年,高級小學為2年。另外,還有成人掃盲教育性質的民眾學校等,修業年限沒有明確規定;中等教育包括普通中學、師范學校、職業學校等。普通中學分為初級和高級,修業年限各為3年;師范學校分師范和簡易師范二種,師范學校收初中畢業生,修業年限為4年;簡易師范收高小畢業生,修業年限為4年;職業學校按各自的性質規定修業年限為1年至3年;高等教育修業年限4至5年,其中專修科2至3年。〔19〕
        但是這一教育宗旨和學制顯然與蒙疆聯合委員會提出的“民族協和”、“防共親日”的教育宗旨和“奴化”、“分化”教育政策有所不符,所以遭到民政部日本顧問的反對,從而未能正式實施。事實上,后來根據蒙疆聯合委員會制定的教育方針,在蒙疆地區并未開展高等教育,所以也沒有成立任何高等院校。
        1939年9月蒙古聯合自治政府成立,在蒙疆聯合委員會制定的《教育綱領》的基礎上,重新制定了《學制要綱》,規定了各級各類學校的學制。新學制規定,蒙疆地區的教育分初等教育、中等教育兩個階段,還有特殊教育及留學生教育、官吏培養教育等幾個門類。
        初等教育分為初級小學、高級小學兩種。初級小學學制為4年,高級小學學制為2年;初級小學入學者應為7歲以上,高級小學入學者應為11歲以上者并具有初級學校畢業和同等學力者;設置初級、高級小學的主體為市、縣、旗、鄉、村、地方團體組織的教育機關或個人;成立或廢止學校需盟長(政廳為政廳長官)之同意;對于公立小學的監督由各級教育行政主管部門負責,對于私立小學則由旗扎薩克、旗總管及市長、縣長監督。學校名稱大部分稱之為初級小學、高級小學、兩級小學并冠以政區名稱或地名;一部分小學則稱作國民學校。蒙漢回各民族以民族別設立小學為原則。
        小學學習科目為修身、國語、日語、算術、自然作業、體育、音樂、圖畫、實務、地理等11個科目,使用蒙古聯合自治政府編纂的教科書;初級小學一、二年級一周學習時間為23學時,三、四年級為26學時;高級小學一、二年級每周學習時間為30學時;每學年從1月1日開始,12月31日結束。〔20〕在初級小學、高級小學階段大部分為男女合校,也有相當部分是男女分校。
        1941年6月蒙古聯合自治政府行政機構改革后,蒙、漢、回族教育分別由興蒙委員會和內政部負責實施。這樣,蒙旗小學大多稱之為興蒙學校。
        中等教育包括普通中學、師范學校、女子中學、實業學校及實務學校。中學分初級中學和高級中學兩種。1939年蒙古聯合自治政府曾制定公布了《公立中等學校官制》,1940年5月又修正公布了《官立中等學校官制》,規定各種中等學校設校長、副校長、教諭(一般學校)、主事(設有附屬國民學校及高級國民學校的師范學校)、教導、書記等職員。官立中等學校歸民政部部長管理,具體管理職責則由民政部長委托盟長及政廳長官負責。〔21〕1941年6月以后由興蒙委員會負責管理蒙古族中等學校,內政部負責管理漢族中等學校。有一些蒙漢雜居地帶不懂蒙古語的蒙古族學生到漢族中學就讀。回族中等學校只有一所回教青年學校,由內政部管理。
        普通中等學校學制為4年,入學資格為高級小學畢業生或同等學力年滿13歲以上者;招收蒙古族學生的中等學校設修業年限為2年的實務科及修業年限為1年的師范科。中等學校學習科目為國民道德、國語、日語、歷史、地理、數學、理科、圖畫、音樂、體育、作業,使用蒙古聯合自治政府編纂和檢定的教科書;女子中學入學資格、修業年限與男子中學無異,學習科目中加授女子所必要的家事、實業、裁縫、手藝等;師范學校則以培養初等教育所需之師資為目的,其學習年限、入學資格等與普通學校沒有多大差別;實業學校及實務學校則以接受實業、實務所需的知識、技能、養成勤勞的習慣為目的,入學資格與普通中學相同,實業學校學習年限為四年,實務學校為2至3年。〔22〕
        特殊教育包括各種私塾、簡易小學及各種專門學校,其中有中央警察學校(張家口)、地方警察學校(各盟、政廳所在地)、地方警察訓練所、蒙疆學院(后改稱中央學院,在張家口)、蒙古高等學院(原稱留日預備學校,在張家口)、興蒙學院(在張家口)、中央醫學院(在張家口)、交通學院(在張家口)、蒙醫養成所(在厚和)、防疫技術員養成所(在厚和)、牧業實驗場畜產加工場(在張北)、蒙古綿羊協會種羊場(在集寧)、農事指導員養成所(巴彥塔拉盟、察哈爾盟等)、經濟部財務講習所(在張家口)、善鄰回民女塾(在張家口)、鐵路學院(在張家口)、天主教修道院(小修道院四處、大修道院三處、察哈爾盟養正中學)、大同清真女塾、包頭市立中學班、西蘇尼特旗女子家政實驗學校以及蒙古軍幼年學校(在西蘇尼特旗)、蒙古軍軍官學校(在厚和)等。〔23〕
        此外,社會教育機構有民眾學校、民眾教育館、青年訓練所、男子青年團,婦人會、各種日語普及機構等。社會教育機構大多以組織青年進行訓練或對超過就學年齡者實施某種程度的知識、技能教育為目的。
    在蒙疆地區教育體系中還有一個由日本人建立的教育系統。其中有針對日本人子弟的小學和中學,還有善鄰協會針對蒙古族及回族的教育機關。后來,善鄰協會在內蒙古西部地區所辦的小學大都歸各該盟旗教育行政部門管理。
          三、教科書及其編纂
        1936年5月蒙古軍政府成立后,在其轄區內的小學開始采用“滿洲國”編纂出版的教科書。1937年10月“蒙古聯盟自治政府”成立后,仍采用“滿洲國”的教科書。與此同時,蒙古文化館下設一個教科書編譯組,著手編輯中小學教科書及課外讀物。為急于編纂以供所需起見,首先把“滿洲國”文教部出版的小學教科書的國語課本中刪去不適合蒙疆政權的內容,并加入適合蒙疆政權的內容,供各地小學使用。〔24〕
        1939年9月“蒙古聯合自治政府”成立后,在其政務院民政部下設教科書編審室,并于1940年成立“教育用圖書審議會”。1941年6月“蒙古聯合自治政府”行政機構改革時,撤銷了教科書編審室,由內政部文教科編纂漢、回族學生所用教科書,興蒙委員會教育處負責編纂蒙古族學生所用的教科書。1942年12月,又集中上述兩個部門教科書編纂人員,在總務廳設立了臨時編審室,負責教科書的編纂出版,并于當年編纂出版了高級小學日語讀本全套,初級小學用蒙古語讀本四冊、蒙文算術四冊。〔25〕當時在蒙疆地區的中、小學校使用的主要教科書有算術、日語、自然、國(漢)文、修身、日本史、地理等四十余種。〔26〕
        1940年蒙古聯合自治政府確定了編纂初等中等學校教科書三年計劃,并公布了教科書《編纂要領》,特別強調通過教科書向學生灌輸所謂“防共親日”、“民族協和”及“東亞新秩序”等思想。其中規定“1.強調為東亞新秩序一翼之蒙疆建設團結一致的精神;2.發揚東洋道義之精華;3.適應各民族特質助長其特性;4.特別強調民族協和、防共、厚生;5.認識本地區特殊性,適應當地情況;6.適應時代趨勢;7.適應建成高度國防政權”。〔27〕
        1940年5月17日蒙古聯合自治政府民政部公布《中等學校用認可教科書之件》,同樣強調教科書的政治思想性,要求辦理教科書認可時要嚴格注意“1.適合于本政府成立之意義及使命;2.闡明本政府之特質;3.適合當地之特殊性”,要求應特別注意“國民道德(或修身)之教材以修養人格為基礎,由齊家之德進而達及對于社會之任務,以宣揚東亞之道義、防共、民族協和之精神為原則,給予以邁進建設東亞新秩序之自覺”;“歷史之教材使人明了歷史上之重要事跡,會解社會變遷文化發展之過程,并闡明本政府成立之意義以養成蒙疆人民之信念”;“東亞史以蒙疆為中心而研究各國歷史之發展”;“關于民族斗爭史實應以民族協和精神為原則辦理”;地理教材“應使人理會地球和人類及其生活狀態,并闡明兩者之關系,尤須使知蒙疆之現勢從而促進蒙疆人民之自覺”;“關于蒙疆之地理,使知自然狀態、政治、經濟、產業、交通之狀態及其關系并授以自然地理及人文地理之概要”。〔28〕
        蒙古聯合自治政府規定,從1940年11月起初等學校、中等學校和臨時地方教員訓練所、青年訓練所以及此類訓練機關,一律使用具有民政部長著作權的教科書(即蒙古聯合自治政府自編教科書)或經民政部長檢定和審查之教科書(即非自編教科書)。如違反此項規定,要處以200元以下之罰金。〔29〕
        對于蒙古族小學教科書的編纂同樣強調其政治思想性。善鄰協會在編纂蒙古族小學教科書時明確提出,“由本協會編寫的蒙古兒童用小學教科書,不只在本協會,應在所有從事對蒙文化工作的機關使用,而且作為皇國對蒙古的國策之根本,確立數十年后日蒙關系,具有重大教化意義,有必要在以下各點作為重點:一、喚起作為蒙古人的自豪;二、認識作為烏拉爾、阿爾泰人種的蒙古人在世界的地位;三、特別關心蒙古之國運;四、了解日蒙親善之必然緣由;五、重視產業教育;六、認識教育之重要性”。為此,該協會還具體規定了蒙古族學生修身、日語、蒙語、蒙古史、地理、經濟、時事常識、勞動作業、教練、圖畫、唱歌等科目的授課目的和意義。其中,修身科目的教授目的和意義為“把握處于新時代之復興精神,掌握和培養作為防共圈之一員所應具有的建設東亞新秩序的理念”;日語的教授目的是“養成親日的氛圍,通過語言理解日本,養成信賴日本的信念”;地理科目的教授目的是“說明蒙古在東亞共榮圈內的重要性,貫徹防共之要務”。〔30〕
        綜上所述,日本殖民統治者便通過其扶植成立的偽蒙疆政權,在其統治區內從教育主管行政部門和教育團體、學校種類與學制、教科書及其編纂等方面,逐步建立起一套殖民地教育體系。這一時期內蒙古西部地區的教育成為日本在中國占領區內殖民教育體系的一個組成部分。
     
    注釋
    〔1〕當時改化德為德化市。下同。
    〔2〕《蒙古聯盟自治政府七三三年甲年度行政概要》,蒙古聯盟自治政府刊印,1938年,第7頁。
    〔3〕《蒙疆政府公文集》上輯(日文),滿鐵調查部刊印,1939年,第46-47頁。
    〔4〕《蒙疆政府公文集》上輯(日文),第14頁。
    〔5〕蒙古聯合自治政府總務部編《蒙古法令輯覽》第一卷,官制篇,蒙強行政學會刊印,1941年,第47頁。
    〔6〕《蒙疆年鑒》(日文),蒙祖新聞社編印,1944年版,第114頁。
    〔7〕《北支蒙疆現勢》(日文),北支那經濟通信社編印,第719頁。
    〔8〕《蒙疆年鑒》,1944年版,第374頁。
    〔9〕《蒙疆年鑒》,1944年版,第113,115頁。
    〔10〕《蒙疆年鑒》,1944年版,第123頁。
    〔11〕《蒙疆年鑒》,1941年版,第2頁。
    〔12〕《蒙古法令輯覽》第一卷,官制篇,第23頁。
    〔13〕《蒙疆年鑒》,1944年版,第123頁。
    〔14〕《蒙疆年鑒》,1944年版,第381頁。
    〔15〕《蒙古》(日文),1942年,第九卷六號。
    〔16〕《蒙疆年鑒》,1944年版,第381頁。
    〔17〕陶布新,《偽蒙疆教育的憶述》,《內蒙古文史資料》,第七輯,第171頁。
    〔18〕《蒙古聯盟自治政府七三三年甲年度行政概要》,第1頁。
    〔19〕陶布新,《偽蒙疆教育的憶述》,《內蒙古文史資料》,第七輯,第171頁。
    〔20〕《蒙疆年鑒》,1942年版,第315頁。
    〔21〕《蒙疆年鑒》,1941年版,第235頁。
    〔22〕《蒙疆年鑒》,1942年版,第316頁。
    〔23〕《蒙疆年鑒》,1944年版,第379-380頁。
    〔24〕陶布新,《偽蒙疆教育的憶述》,《內蒙古文史資料》,第七輯,第174-175頁。
    〔25〕《蒙疆年鑒》,1944年版,第374頁。
    〔26〕《蒙疆年鑒》,1944年版,第374頁。
    〔27〕《蒙疆年鑒》,1944年版,第374頁。
    〔28〕《蒙古法令輯覽》第一卷,民政篇,第16頁。
    〔29〕《蒙古法令輯覽》第一卷,民政篇,第17頁。
    〔30〕《蒙古》,1940年12月,第103號。
     
    〔作者簡介〕金海(1955年~2011年),男,蒙古族,內蒙古大學教授、歷史學博士、中國少數民族史專業博士生導師。
     
友情鏈接在線留言

Copyright 2009 內蒙古自治區文史研究館 版權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備案編號:蒙ICP備14001698號 地址:內蒙古呼和浩特市新華大街63號院 技術支持:一街科技
郵編:010055 電子郵箱:[email protected]

云南快乐10分500期走势图 福建十一选五开奖结果走势图 广东快乐10分玩法规则 南京麻将手机游戏下载 天易棋牌信誉怎么样 四川麻将上下分软件 免费麻将游戏4人打麻将 上海敲麻麻将技巧口诀 山西今日十一选五走势 天天棋牌app2018年版本 彩神吉林快三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