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南快乐10分500期走势图|云南快乐10分走势图连线
文史研究 當前位置:內蒙古自治區文史研究館 > 文史研究 > 正文
  • 聶耳從敖漢旗獲得《義勇軍進行曲》素材

    時間:2015-10-15 15:51來源:未知 作者:孫亞輝 湯軍 孫一帆 點擊:
        一群精忠報國的熱血兒女;一曲悲壯激昂的抗日戰歌;一位才華橫溢的音樂青年;一片山巒起伏的北國土地;一部熱河抗戰的傳奇史詩。親歷者的回憶和見證人的敘述,再現了一段鮮為人知的歷史——
         2015年5月13日,一位滿頭白發的老人來到赤峰市敖漢旗四家子鎮,按照父親回憶錄的指引,老人在鎮西河灘邊的土坡上,找到82年前身為抗日義勇軍騎兵營長的父親曾經進駐的地方。當年為抗日義勇軍官兵遮風擋雪的房子,只剩下了殘垣斷壁,就連喂養戰馬的石頭馬槽也已風化破損。
        老人站在土坡上,指著東側寬闊平坦的河灘說:“這就是我父親劉鳳梧當年和抗日義勇軍第二軍團騎兵旅第一團1000多人接受上海后援會慰問和慧沖影片公司拍攝紀錄片《熱河血淚史》的地方。父親說,他在這里見到了聶耳,聶耳和義勇軍官兵一起唱起了《義勇軍誓詞歌》。咱們的國歌《義勇軍進行曲》,就是聶耳依據《義勇軍誓詞歌》里的素材和田漢等人共同創作的。”
        這位滿懷深情講述的老人,就是抗日義勇軍老戰士的后人,錦州市東北抗日義勇軍研究會副會長劉生林。
        一支共產黨人領導的抗日義勇軍
        “從我記事的時候開始,就經常聽父親回憶抗日義勇軍時期的故事。1972年,中央號召革命干部都來寫革命回憶錄,因為我在中國人民大學畢業,是家里文化水平最高的,父親口述給我,讓我幫他整理寫出回憶錄。”劉生林說。
        劉鳳梧出生于遼寧黑山縣勵家鄉廣盛屯,家中世代務農。1931年10月,劉鳳梧參與創建了勵家抗日騎兵義勇軍,擔任三隊隊長,后任東北抗日義勇軍第二軍團騎兵旅第一團三營營長;1937年受中共黨組織派遣參加平西游擊隊的組建工作,任平西抗日游擊隊三總隊隊長;1953年任解放軍總后勤部駐滿洲里基地轉運站副站長,1955年被授予中校軍銜。1959年,他以抗日義勇軍唯一代表的身份參加中華人民共和國建國10周年大慶,受到毛澤東等黨和國家領導人的接見。
        翻開劉鳳梧回憶錄并對照相關史料記載,就會印證這樣一段歷史事實:1933年,中共北方局指示中共黨員劉瀾波通過北平抗日救國會,把在遼西和遼南的義勇軍重新組建為兩個軍團,到熱河去接收愛國人士捐贈的武器和裝備,參加熱河保衛戰,并將由共產黨直接領導的義勇軍騎兵一團和二團,整編為第二軍團騎兵旅,由騎兵旅長白乙化(中共黨員)統一指揮,劉鳳梧擔任騎兵一團三營營長。騎兵一團在參加完長城抗戰后,余部在劉鳳梧的率領下又在平西(北平西)創建了抗日根據地,并成立了平西抗日游擊隊。八路軍115師來到晉察冀后,這支隊伍被編入晉察冀軍區所屬部隊。
        劉生林說:“經過對大量回憶錄和史料記載研究可以得知,這支由王北成創建領導的義勇軍騎兵大隊,受中共北平地下黨組織和滿洲省委的直接領導,部隊有組織、有系統、有戰果,領導關系有接續,是真正由共產黨領導的一支抗日義勇軍。共產黨人聶耳和愛國進步人士參加的慰問團,到當時歸屬熱河省的四家子慰問共產黨領導的抗日義勇軍,應該是順理成章的事情。”
        健在的老人見證了那段歷史傳奇
        敖漢旗政協文史委員會主任石柏令,對涉及敖漢旗抗戰期間的文史資料進行過多年的收集和研究,他了解到抗日義勇軍曾經到過四家子鎮的信息后,四處尋找史料和采訪當年的見證人,證實了抗日義勇軍的確到過四家子鎮并在四家子境內的青溝梁阻擊日寇的歷史事實。
        石柏令介紹說,2008年我曾經采訪過94歲的魏振鵬老先生,老先生說:“我1931年考入建平師范,1933年日寇進犯熱河,經朝陽向建平推進。因戰事緊張,1月份學校放假,我回到了四家子,臨時在四家子街西燒鍋院的識字班幫忙教學,老師姓羅,有學生60余人。2月的一天上午,有一隊騎兵來到了四家子,都集中在四家子街西河邊的空地操練,不少老師和學生圍著看。這時,從喀喇沁方向來的幾輛汽車上下來了百十人,還有一種聽說能把人像拍照下來的機器,后來知道叫攝影機。拍攝了騎兵部隊出操、吹號、刺殺、唱歌和騎戰馬奔跑。后來一個人還拉著洋琴教我們圍觀的學生們唱部隊的歌。這天,部隊還在青溝梁和日軍打了仗,槍炮聲響到天黑。入夜,隊伍回來住在四家子街上葉家大車店和燒鍋院,時間不長,這個騎兵隊撤走了。”
        走進四家子鎮四家子村八家村民組馮閣清老人的家,整潔干凈的院落,外墻裝飾著白色瓷磚的住房,無不顯示著這戶農家的勤勞與富足。坐在東北農村傳統的火炕上,扯起82年前抗日義勇軍來過四家子的話題,92歲的馮閣清老人一下子打開了話匣子。
        “我記得那年,四家子來了好多義勇軍的騎兵,他們在這里又練騎馬又練唱歌。那時候我才10歲,他們待幾天我就記不得了。他們騎的馬啥樣都有,有黑的、白的,穿的衣服啥顏色都有,身上背的都是槍。后來他們就走了,順著青溝梁打日本人去了。”老人說,他之所以對當年的事情記憶這么深刻,是因為四家子這個地方只來過一次這么多的騎兵隊伍。當時媽媽為了不讓他們兄弟幾個去看義勇軍唱歌騎馬,還把他的棉帽子給拽下來,他是光著腦袋偷跑去的,回來的時候耳朵都凍成了“冰溜溜”。
    多路義勇軍匯集四家子閱兵出征
        2001年遼寧省政協文史委編輯的《血肉長城——義勇軍抗日斗爭實錄》文集中,收錄了劉鳳梧在1979年寫給中共遼寧省黑山縣黨史辦公室的《回憶黑山縣抗日義勇軍》一文,里面有這樣的一段回憶:“快過陽歷年的時候,高鵬帶來北平抗日救國會的消息,讓我們遼西的義勇軍到熱河去接收各地愛國人士捐贈的武器裝備和慰問品。我們黑山縣勵家窩鋪這支部隊400多人,從盤山經趙家屯、中安堡、阜新到達熱河的貝子府和朱碌科一帶。從遼西到熱河的還有鄭家窩鋪鄭子豐的200多人,安家河肖振起的200多人。此外,阜新大廟白乙化的600多人也到了熱河,我們這些人都是騎兵,被編為抗日義勇軍二軍團騎兵旅一團。1933年2月,遼南王全一、顧靠天的抗日騎兵也來到熱河,被編為東北抗日義勇軍二軍團騎兵旅二團。聶耳等一些愛國知識分子來到熱河,他們一面慰勞部隊,一面做抗日宣傳工作。”
        從《遼寧文史資料》第四輯中,也能找到原東北抗日義勇軍第二軍團副軍團長李純華的回憶錄《東北義勇軍第二軍團概述》。文中記載:“1933年2月25日晚間,救國會軍事部長王化一,政治部副部長杜重遠和上海遼吉黑熱后援會負責人朱慶瀾等,率百余人攜帶械彈、服裝和慰問品到達朱碌科。26日到四家子檢閱并慰問部隊,上海的電影公司拍了紀錄影片。”
        河北省政協文史委收錄了原北平東北民眾抗日救國會軍事部長兼東北抗日義勇軍第二軍團軍團長王化一的回憶錄《日軍侵熱期間熱河紀行》,文中記載:“1933年2月22日,我們由承德出發赴朱碌科村。熱河交通隊湊集了6輛卡車,載運炮彈、宣傳隊以及隨行人員等。25日夜間前進到朱碌科第二軍團的臨時總指揮部,26日10點前進到四家子,檢閱到達的全體官兵。”
        一份遼寧省社會科學院黨史研究所提供的《王化一日記摘抄》復印件中,有這樣一段記載:“2月26日,集各司令開會,決定在此戰斗,并與第30旅取得聯系。10點,偕各司令赴四家子檢閱,到達的二軍團騎兵1000余名,人歡馬壯,附近老百姓都圍來,歡迎抗日軍隊。我向全體民眾和軍隊講話,大意:兵民合作,兵不能擾民,民協助義軍共同抗日。講話后高呼口號,聲震四野,人心振奮。”
        聶耳獲得了《義勇軍進行曲》素材
        錦州市的一處景觀公園內,一座黃墻、青瓦、綠檐的尖頂老式洋房經歷了近百年的風雨。這里曾是東北交通大學的舊址,更是“九一八”事變后東北邊防軍司令長官公署、遼寧省政府行署和抗日義勇軍創建舊址。2014年,錦州市東北抗日義勇軍研究會在這里布置了一間東北抗日義勇軍紀念館,向人們展示著東北抗日義勇軍英勇不屈的歷史。站在一塊展板前,劉生林凝望著父親等先輩的照片駐足良久。他指著其中一張騎兵馬隊奔跑向前的照片說:“這張圖是從上海慧沖影片公司拍攝的影片《熱河血淚史》中截圖下來的,圖中帶隊騎白馬的就是我的父親,拍攝的地方就是現在的敖漢旗四家子鎮。”
        劉生林說:“我小的時候,就曾經多次聽到父親提起他與聶耳的那次邂逅,因為南北方的語言差異,兩人對話時還鬧出了笑話,讓父親永遠記住了聶耳這個人和名字。”
        劉鳳梧在回憶錄中說:“1933年2月熱河抗戰期間,高鵬陪同后援會慰問團的人慰問、采訪我們義勇軍官兵時,慰問品是按照一營到三營的順序發放,在慰問團先給一營和二營發放慰問品的時候,我就指揮三營官兵唱《義勇軍誓詞歌》。慰問團里的聶耳聽到歌聲,來到我們跟前。聶耳是南方人,他問我們唱的是啥子歌?我聽成是傻子歌。我告訴聶耳,我們唱的不是傻子歌,是《義勇軍誓詞歌》。當年高鵬是東北大學的學生,也是北平東北民眾抗日救國會軍事部的聯絡副官。跟隨朱慶瀾從上海和北平到熱河慰問的青年知識分子到承德后,都是由他負責聯絡召集,聶耳等人他都認識,我是通過高鵬的介紹認識聶耳的。”
        “根據我父親的回憶和其他史料記錄可以看出,正是因為當年聶耳在四家子與義勇軍官兵們同唱《義勇軍誓詞歌》,又從我父親那里得到《義勇軍誓詞歌》傳單,這為后來聶耳和田漢共同創作《義勇軍進行曲》提供了基本素材。《義勇軍誓詞歌》創作于錦州,從四家子通過聶耳走向全國。也就是說,四家子應該是《中華人民共和國國歌》素材走出的地方。”劉生林肯定地說。
        兩首義勇軍戰歌奇妙的相似關系
        如果說象征著捍衛國家和民族尊嚴的《義勇軍進行曲》,就像一團永遠不會熄滅的熊熊火焰,那么曾經被東北抗日義勇軍將士高聲傳唱的《義勇軍誓詞歌》,就是點燃那團火焰的熾熱火種。劉生林記得,1959年父親以義勇軍老戰士的身份參加建國10周年大慶,從北京參加國慶觀禮回到滿洲里的家中后,第一次給他們這些孩子用滿江紅曲調唱出了《義勇軍誓詞歌》。
        “起來!起來!不愿當亡國奴的人!家園毀,山河破碎,民族危亡!留著頭顱有何用?拿起刀槍向前沖!冒著敵人槍林彈雨向前沖!攜起手,肩并肩。豁出命,向前沖!用我們身體筑起長城!前進啊!前進!前進!豁出命來向前沖!前進啊!前進!向前進!殺!殺!殺!”站在父親當年躍馬揚鞭接受檢閱的河灘上,劉生林再次唱起了《義勇軍誓詞歌》。這首歌經過80多年的歲月,依然傳唱在抗日義勇軍后人們的心中。
        《義勇軍誓詞歌》的第一句是“起來!起來!不愿當亡國奴的人!”《義勇軍進行曲》的第一句是“起來!不愿做奴隸的人們!”兩句話用詞相似;《義勇軍誓詞歌》的第二句是“家園毀,山河破碎,民族危亡!”《義勇軍進行曲》的第三句是“中華民族到了最危險的時候!”兩句話意思相似;《義勇軍誓詞歌》的第四句是“冒著敵人槍林彈雨向前沖!”《義勇軍進行曲》的第七句是“冒著敵人的炮火前進!”兩句話的用字和意思相似;《義勇軍誓詞歌》的第七句是“用我們身體筑起長城!”《義勇軍進行曲》的第二句是“把我們的血肉筑成我們新的長城!”兩句話的用字和意思也相似;《義勇軍誓詞歌》的最后兩句和《義勇軍進行曲》的最后兩句都重復使用了“前進!”用詞幾乎完全相同;《義勇軍誓詞歌》的第五句是“攜起手,肩并肩。”《義勇軍進行曲》的第六句是“我們萬眾一心。”兩句話用詞不同,意思相似;《義勇軍誓詞歌》后片的前四句分別是6個字、6個字、9個字和14個字。《義勇軍進行曲》后片的四句也分別是6個字、6個字、9個字和14個字。“兩首歌的歌詞從主題、內容到具體的詞句、韻律、格式、用字等方面都有諸多的相似點,這絕不是偶然的巧合。”劉生林說。
        四家子鎮正在修建國歌紀念廣場
        80年前,當聶耳和田漢為上海電通公司拍攝的故事影片《風云兒女》所作的主題歌《義勇軍進行曲》唱響中華大地的時候,人們很難想象得到,這首后來成為《中華人民共和國國歌》的歌曲,不僅取材于真實的義勇軍抗日戰歌,而且和敖漢旗四家子這片土地有著深厚的歷史淵源。
        2001年9月,遼寧人民出版社出版的王化一著《血肉長城——義勇軍抗日斗爭實錄》中描述:“1933年2月25日,杜重遠帶宣傳隊在凌源展開工作,我在夜間前進到朱碌科第二軍團臨時總指揮部。途中軍隊、難民不絕于道,一片戰時景象。26日晨,召集各司令會議,決定在此參加戰斗,同第30旅聯系。10點前進到四家子,檢閱到達的全體官兵,對他們講話,并召集附近老百姓開會,號召軍民合作,互相幫助。朝陽寺炮聲已清楚可聞。”
        今天,在敖漢旗四家子鎮,老百姓把河灘西面那片當年抗日義勇軍閱兵的高坡稱作閱兵臺。距離閱兵臺東南約8公里的山里,有一處名叫青溝梁的地方,山腳下有一條通往朝陽的砂石路。據馮閣清老人回憶,當年義勇軍在四家子騎馬唱歌之后,就趕赴青溝梁打鬼子去了。可以想象得出,當年的東北抗日義勇軍二軍團騎兵旅一團的官兵們,就像莫斯科保衛戰時紅場閱兵的將士們那樣,在敵人遠處隆隆的炮火聲中騎馬列隊接受檢閱,然后躍馬揚鞭冒著敵人的炮火直奔青溝梁戰場抗擊日寇。
        為了紀念82年前抗日義勇軍在四家子高唱《義勇軍誓詞歌》開赴抗日戰場,紀念聶耳在四家子獲得了創作《義勇軍進行曲》的素材,四家子鎮政府正在當年義勇軍閱兵的地方修建國歌紀念廣場,通過大型浮雕、文物和駐軍舊址展示等形式,向世人講述那段國歌素材走向全國的歷史。
        正值5月,剛剛經過一場透雨洗禮的青溝梁上,草木露出稚嫩的新綠,到處飄散著泥土的清香。青溝梁平緩的山頭上,已經見不到當年義勇軍在這里阻擊日寇的戰爭痕跡。站在山頭向山下望去,日寇從朝陽向赤峰方向進犯時走過的那條山路依稀可辨,群山之間仿佛還回蕩著將士們痛殺日寇的槍炮聲和《義勇軍誓詞歌》悲壯激昂的旋律……
友情鏈接在線留言

Copyright 2009 內蒙古自治區文史研究館 版權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備案編號:蒙ICP備14001698號 地址:內蒙古呼和浩特市新華大街63號院 技術支持:一街科技
郵編:010055 電子郵箱:[email protected]

云南快乐10分500期走势图 赛车pk10专家预测 欢乐炸金花万人安卓版 加拿大计划软件app pt老虎机平台大全 棋牌捕鱼开户送彩金 pk10怎样分析走势分析 pk10带人骗局 河南福彩22选5弟134期预测号 扑克牌二十一点规则 信德娱乐网站是多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