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南快乐10分500期走势图|云南快乐10分走势图连线
  • 不愛紅妝愛武裝 棄家舍業上戰場 ——三位蒙古王爺夫人的抗日壯

    時間:2016-01-28 16:23來源:未知 作者:樊尚仁 點擊:
        清代以來,清王朝在內蒙古地區實行“旗縣并存,蒙漢分治”的特殊地方行政制度,設立了旗縣(廳)交叉重疊的地方政權(即在蒙漢雜居的特殊地區,統治體制是旗管蒙民,縣、廳管漢民),這一行政制度,一直延續至民國時期(1954年,土默特旗取消蒙漢分治)。1926年設置包頭縣,烏拉特三公旗(即烏拉特東公旗、西公旗、中公旗。據《清史稿》記載:烏拉特三公旗疆域東界茂明安旗;南界鄂爾多斯左翼后旗,即現達拉特旗;東北界喀爾喀右翼旗,達爾罕貝勒旗;西界鄂爾多斯右翼后旗,即現    杭錦旗;北界瀚海——樊尚仁注)的部分地域歸包頭縣三區管轄,三公旗均在包頭城(即今東河區)內設有辦事處。伊克昭盟(現鄂爾多斯市)達拉特旗亦歸包頭縣四區管轄。原達爾罕貝勒旗、茂明安旗現屬包頭市達爾罕茂明安聯合旗。
        蒙古各旗實行世襲罔替的王爺(公爺)制統治,則從清代延續至民國末年。為便于理解下文,現簡要介紹旗衙門所設機構及官吏名稱、職責——王爺府下設旗衙門。每旗由王公中選任一旗札薩克,職權是負責旗內行政、司法、賦稅、徭役、軍事、貿易以及官吏任免等事務。
        輔佐札薩克處理旗務的有兩位協理,也稱大小協理。大協理叫掌印協理,札薩克缺員或有其他變故時,可以代行札薩克職權。
        旗內設管旗章京,也稱和碩安本(總管),秉承札薩克與協理之命,直接管理旗務,但不能代理札薩克;設梅林,即副章京(副主管),受協理及管旗章京的監督,分管旗軍務。
        抗日戰爭時期,包頭境內的三位王爺夫人為伸張民族大義,毅然帶領蒙古族民眾奮起抗日,在包頭抗戰史上留下了光輝的一頁。

    烏拉特西公旗石王夫人奇俊峰
     
        奇俊峰(蒙古名色福勒瑪),1915年生,蒙古族,原籍阿拉善和碩特旗(即直屬蒙藏院的特別旗,現稱巴彥浩特),出生在阿拉善旗的貴族家庭,父名德毅忱,是達理扎雅的堂叔,人稱“小三爺”,曾任該旗管旗章京。
        1934年,奇俊峰嫁給烏拉特西公旗札薩克(王爺)石拉布多爾吉(石王)。1937年,石拉布多爾吉病逝,奇俊峰為西公旗代理札薩克,主理旗政。1937年10月,日軍占領包頭和烏拉特三公旗,奇俊峰反對德穆楚克棟魯布成立的偽蒙古軍政府,反對日本帝國主義發動的侵華戰爭,毅然率部赴五原投靠綏遠省政府主席、第八戰區副司令長官傅作義將軍參加抗日。
        奇俊峰自來到河套參加抗戰,得到了國民政府、傅作義將軍及騎兵第六軍軍長兼包西防守司令和綏西警備司令、騎兵第七師門炳岳的表揚獎勵,名赫一時。
        據1947年任綏遠省盟旗福利委員會視導組長、新中國成立后曾任包頭市政協副秘書長的巴靖遠憶述:
        1927年,奇俊峰的父親德毅忱率旗兵發動推翻塔王(達理扎雅之父)事變,事敗,德毅忱被捕,后被流放邊地而亡。奇俊峰5歲時就跟隨姑母諾月朋(伊盟達拉特旗西協理傲日布巴圖的夫人,家住五原西墑,即“西倉”)生活。其時,傲日布巴圖已經去世,諾月朋所生一子亦夭折,故而將奇俊峰視為親生女兒和家業承繼人,從小寵愛有加,令其學從名師,蒙漢雙語兼修,及笄之年,舉止文雅,饒有大家閨秀之氣質。適逢烏拉特西公旗札薩克石拉布多爾汗(石王,福晉早逝,續娶的花兒,蒙古名其其格,亦不生育)正覓續弦,聽聞五原西倉的諾月朋老太太,有一才貌雙全的女兒,正待字閨中。石拉布多爾汗便托媒求親,諾月朋為權勢所惑,不待侄女同意,便私自應允。奇俊峰聞知自己與石王的年齡相差二十四歲,誓不從命。終因抵不過姑母的軟磨硬逼,于1934年嫁與石王,當了三房夫人。未隔多久,花兒夫人去世,奇俊峰成為石王的福晉(即蒙古王公的正室夫人)。
        烏拉特西公旗老格王膝下無子,他去世以后,石拉布多爾汗因嗣位問題,與東協理額爾賀多爾濟(漢名額寶齋)及大喇嘛依西達格丹結怨,形成兩派斗爭——石王和西協理色寧布為一派,依靠綏遠省政府主席傅作義;達格丹大喇嘛和東協理額寶齋為另一派,仰仗百靈廟蒙政會德王。
        兩派各不相讓,通過武力較量,石王繼承了王位。達格丹大喇嘛戰敗身亡,額寶齋逃亡百靈廟。
        奇俊蜂婚后不久即身懷有孕,而石王卻因發現二夫人其其格與額寶齋之子曼頭通奸一病不起,其其格吞金自斃,石王亦于1936年9月去世。
        石王逝世不久,額寶齋等人便慫恿管旗章京朝魯門和東協理沙格都爾扎布,聯名向奇俊峰索取舊印。西協理色寧布(即郝游龍之父)因不愿大權落于沙格都爾扎布、朝魯門等人之手,便支持奇俊峰拒絕交印,以維護其王位。沙格都爾扎布、朝魯門等便以新印主持旗務,代行札薩克職權。烏拉特西公旗有新舊二印:舊印是前清發的銀質印章;新印是民國初年蒙藏院發的銅質印章。旗民依照習慣認同舊印,認為掌舊印者,才算合法王爺。
        1936年,奇俊峰與姑母諾月朋到歸綏面見傅作義主席。傅作義遂令綏遠省蒙旗指導長官公署參贊石華巖,主持召開處理西公旗糾紛的會議。應邀參加會議的有:烏蘭察布盟盟長林王的代表,綏遠省政府蒙務組長陳玉甲,西公旗的管旗章京及東西梅林等人。經過協商,達成七條決定,其中第六條規定,奇俊峰所懷身孕,如所生男孩兒,當正式承襲王位;第七條規定,護路隊由奇俊峰領導,另外旗下的水草、護路、抓羊等捐稅,亦歸奇俊峰征收。
        這七條決定以綏遠省政府決議案的形式發布,充分證明了奇俊峰的實力地位——不但由她掌握護路隊的軍權,還明確了腹中胎兒是石王的后代。接下來的日子里,奇俊峰住在包頭西公旗辦事處,作臨盆分娩的準備,由色寧布之妻(郝游龍之母)滿都勒瑪專責擔負其生育的護理工作。
        1937年農歷三月十五日,奇俊峰誕下一個男嬰,取名阿拉坦敖其爾,漢名奇法武。色寧布、諾月朋等人欣喜若狂,大加慶賀,藉滿月之期,還舉辦了一次盛大的喜慶宴會。在這次宴會上,除了奇派的親朋故友參加外,還邀請了包頭地方的紳士名流及工商界的財東大亨,綏遠省政府、長官公署駐包的晉軍七十師司令部的人赴宴,七十師師長王靖國還敬獻了一面“天降麒麟”木質大牌匾。一直掛在老包頭(現東河區)園子巷西公旗辦事處正廳。
        1937年7月,奇俊峰和姑母諾月朋帶著小王奇法武,從包頭回到烏拉特西公旗的敦達高勒王府。受到東西協理、大小梅林以及札蘭等全旗官員們的隆重迎接。這時,七七事變已經爆發,華北各省動蕩不安。奇俊峰代行札薩克職權,召集全旗官員開會。會上,奇俊峰宣布了四條施政綱領,意欲積極整頓財務,刷新政務,扭轉旗政疲痹局面,使全旗逐步走上興盛發展的道路。但此時綏包地區已經淪陷,日偽勢力深入西公旗。額寶齋與色寧布勾結,投靠日偽,企圖壓制奇俊峰以奪權侵位。百靈廟的德王也派偽蒙軍騎兵第九師一個團(白團),進駐烏拉山前的升恒號,威脅奇俊峰。
        面對這一局面,奇俊峰與姑母商議后,派親信赴五原,向門炳岳師長求援,并表示愿意帶領兵馬赴五原參加抗戰,決不當亡國奴。l938年農歷二月初二日,諾月朋抱著小王,奇俊峰帶領親近衛士十數人,夜間秘行,出敦達高勒溝,經吉爾格勒圖廟北上,由后山繞到五原,從此加入了抗戰的行列。
        奇俊峰脫離偽蒙,投身抗戰,受到了第八戰區副司令長官傅作義及騎七師門炳岳師長的熱烈歡迎和鼓勵。國民黨中央行政院、軍政部亦致電大加慰勉。
        奇俊峰抵達五原后,西公旗保安隊的許多官員及流亡在外的舊部百余人也趕到五原。奇俊峰先駐五原城內,后移拉僧廟村駐扎,聽候編遣。
        1938年4月,國民黨中央軍政部任命奇俊峰為烏拉特西公少將保安司令,后改為防守司令。每月核準軍餉7000元。這時,奇俊峰從旗內和后套招募了百余名士兵,共約三百人編成了兩個團。同年夏,在五原成立了烏拉特西公旗防守司令部,任命黃楚三為參謀長,李雋卿為參謀主任,鐘可師為副官長,賀生舉為軍需主任。任命鄭昭全為一團團長,鄭色令為二團團長。兩個團分別駐防西山咀以南、烏加河以北地區,擔任防守任務。
        同年秋,日軍步兵分乘數十輛汽車,進犯五原西山咀,奇俊峰率領烏拉特西公旗武裝配合門炳岳師長的騎七師,利用有利地形,英勇奮戰,迎頭痛擊來犯之敵,日軍狼狽潰退。這是他們參戰后,協同國軍創建的第一次戰功。
        1939年夏,日機轟炸五原。傅長官指示,西公旗防守司令部遷陜壩,而團隊仍駐前方,協同國軍防守陣地。
        奇俊峰率部赴五原投靠傅作義將軍不久,偽蒙政府即委任阿木爾扎那為該旗札薩克。奇俊峰分別向國民政府和傅長官部致電申訴。勝訴后,蒙藏委員會任命奇俊峰為烏拉特西公旗護理札薩克,兼任“綏境蒙政會”委員,任阿拉坦敖其爾(奇法武)為記名札薩克。奇俊峰也在陜壩組建成立了烏拉特西公旗流亡政府,辦理旗內的行政工作。
        繼奇俊峰參加抗戰之后,茂明安旗的齊王夫人額仁欽達賴攜子、烏拉特中公旗林王父子、烏拉特東公旗的額王福晉(護理扎薩克巴云英),亦率部護理小王貢格色楞(漢名貢世明)脫離旗境,來到綏西參加抗戰。
        1940年春,奇俊峰組成赴渝述職團,由姑母諾月朋陪行,帶領小王奇法武及隨行參謀人員十數人,從綏西陜壩出發,先到伊盟札旗拜會了盟長沙格都爾扎布(兼任“綏境蒙政會”委員長、伊盟保安長官)。又到陜北榆林拜會了綏蒙指導副長官朱綬光、總       司令鄧寶珊,蒙旗宣慰使署秘書長榮祥(包頭市土默特右旗美岱召村人。時任第一屆國民參政會參政員、蒙古抗日游擊軍第三軍區司令部中將司令——樊尚仁注)等人。然后搭乘汽車南下,路經延安,受到中共方面的熱情接待。抵達西安后,行營主任胡宗南親自接見她們,還開了一個小型的歡迎會,會上,奇俊峰即興演講,表明抗日心志博得人們稱贊。一經報紙宣傳,旋即成為遠近有名的抗日“巾幗”。
    當奇俊峰身著軍服,佩帶將級領章,挎“軍人魂”小佩劍,登門拜訪重慶各有關部門的要員時,受到了熱情接待。據說,奇俊峰領著小王(小王奇法武身穿蒙旗王公服裝,手捧哈達)晉謁蔣介石夫婦時,小王奇法武即上前行跪拜禮,雙手捧獻哈達,向二人表達蒙古族最崇高的敬意時,蔣介石、宋美齡非常高興,談話時間長達三小時,還破例留他們在官邸共進晚餐。
        此后,蔣介石晉升奇俊峰為中將防守司令,并由軍政部撥給步槍二百支及大量子彈,軍裝五百套,汽車兩輛。
        奇俊峰在重慶大約待了四個多月,后經西安繞道蘭州返回陜壩。
        奇俊峰回到陜壩后,在原有部隊的基礎上,招募了一部分旗民,擴編為三個團。佳日格勒為一團團長,沙格德爾為二團團長,阿拉坦朝魯為三團團長。司令部除留一個警衛連外,其他各團都駐防前線,由傅作義將軍的八戰區副司令長官部調遣,擔任偵察和向導任務,協同國軍守防。
        部隊擴編后,旗前西協理色寧布的兒子郝游龍(綽號油葫蘆)帶領二十多人,由包頭潛入伊盟,繞道來到陜壩投奔奇俊峰司令。奇俊峰對他的卑劣行徑早有所知,不予重用。但念及其母滿德勒瑪對她有護理生育之恩,便把他先安排到一團擔任團附,然后,令他再返回西公旗做策反工作。郝游龍回旗后,經過數月的秘密活動,帶來百余名散兵游勇。奇俊峰便成立了一個直屬團,任郝游龍為中校團長。同年,又有該旗的偽蒙古軍中隊長賀太保,率領部下官兵85前來投奔奇司令。奇俊峰將這些人編了一個直屬連,任賀太保為連長,令他帶隊協同三十五軍與日偽軍作戰。賀太保曾因立下戰功,受到傅長官的傳令嘉獎。
        1942年,伊盟札薩克旗“三·二六”事變后(即伊盟守備軍總司令陳長捷,因強迫開墾成陵和牧場地,激起蒙古族牧民公憤,引發事端——樊尚仁注),駐在陜壩的奇俊峰為維護盟旗利益,也聯名發起抗議,組織聲援會,申請國民黨中央迅速撤換陳長捷,以平民憤。
        “三·二六”事變時,蒙政會委員胡鳳山、江震東等人被陳長捷以共黨分子的罪名扣捕押解到陜壩軍法處置,擬處決時,曾得到陜壩的各旗蒙古族官員(包括榮祥及奇俊峰、巴云英等人)的聯名請保,胡鳳山、江震東等人得到釋放。
          1945年8月,日軍宣布投降后,傅作義率部返回歸綏。奇俊峰也于當月回到西公旗的哈拉汗偽旗政府駐地,并途徑包頭到歸綏晉見傅作義,請示整頓旗政事宜。奇俊峰撤銷偽旗政府,廢除了偽札薩克阿木爾扎那,責令其聽候處理改防守司令部為保安司令部,組成了新的政府機構。旗政府駐地設在公廟子,東西協理的人選暫未任命,任敖特根為管旗章京,斯日吉楞為梅林章京,朋斯克巴扎爾、敏珠爾為札蘭章京。保安司令部下轄四個團,郝游龍為一團團長,敖其爾巴圖為二團團長,達林太為三團團,沙格德爾為四團團長。除一團駐旗政府負警衛之責外,其余三個團均分駐各地,負治安之責。漢族聚居的各農區,實施了保甲制度。
        后來奇俊峰居功自傲,固執己見,一意主張搞推行民國政府的“新生活運動”(新生活運動,簡稱新運。指1934年至1949年中華民國政府推出的國民教育運動,橫跨八年抗戰。該運動最后因中華民國政府于1949年內戰失利“暫停辦理”——樊尚仁注),迫令蒙古族婦女解除鏈垂(即牧民已婚婦女將頭發結成兩個棒垂,披在臉頰兩邊的發式),剪成漢族婦女的短發發式,令旗民反感。
        奇俊峰深感部隊成分復雜,難于駕馭,便想發展心腹為己效勞,以鞏固旗政和札薩克的王位。因而,在一次官佐集會上,她向人們許愿——將委任郝游龍為保安副司令,代她執掌軍事。此舉引起老團長們的不滿。奇俊峰得知此眾屬下對此的反映后,在公廟子(旗政府所在地)楚格拉大會上欲收回承諾,并說:“現因時局不穩,前擬任郝游龍任副司令之事,暫且收回成命。”郝游龍一聽就火了,沒等大會開完,他就托詞有事,離開公廟子,返回家中,密謀叛亂。
        1947年7月,當奇俊峰帶著小王去往包頭途經烏蘭計村時,中了郝游龍埋伏,所帶二十余名衛兵均予繳械,奇俊峰和小王押解到烏拉山德力格爾溝內的寶格岱廟禁閉起來。郝游龍原想兵諫奪其軍權,讓她僅當護理札薩克,并穩保石王福晉之位。但奇俊峰拒不接受,并密派心腹喇嘛星夜趕到包頭,向包頭警備司令溫永棟求救,溫永棟接到信后,一面向省主席董其武通報,一面火速派出士兵數十人分乘4輛汽車,由參謀主任翁靖國帶領前往營救。翁靖國等到了德力格爾山口時,遭到郝游龍團部隊的阻攔,只允許翁靖國一人面見郝游龍。郝游龍誆稱:“請奇司令來此只為會商旗政,所報繳械劫駕之事,純屬妄談。我們商妥后,即可將其護送到包頭。”翁靖國走后,郝游龍自知事態已經擴大,“若不采取果斷措施,‘縱虎歸山’必遭大禍”。
        7月20日,郝游龍指使衛兵田小山,將奇俊峰母子槍殺在寶格岱廟巴圖巴雅爾院中。其時,奇俊峰年僅32歲,小王奇法武10歲。
        郝游龍劫持主官,叛逆殺戮奇俊峰將軍及小王爺事件轟動了全省,全國各大報紙也都登載了這一要聞,7月25日的《中央日報》報道稱:“……西公旗血案,女王奇俊峰及幼子被殺,兇手系保安團長郝游龍”。
        綏遠省主席董其武連夜召集蒙漢有關人員商討緊急對策。為了不使事態擴大,決定先采取招安辦法。董其武一面密令溫永棟嚴密監視;一面派巴靖遠持其手諭,前往烏拉特西公旗面見郝游龍。在奇俊峰遇難的第六日,巴靖遠來到事發地,聽取郝游龍匯報后于次日,赴寶格岱廟肇事現場察看,了解實情,并與郝游龍,達成了協議:整飭部隊,嚴守軍紀,在原駐地聽候編造。
        奇俊峰遇害后,只有她的姑母諾月朋為她鳴冤告狀。直至諾月朋幾近精神失常時,省政府方面才決定:郝游龍以經濟財物贖罪,安慰死者家屬。據說郝游龍賠償了很多馬、牛、羊及撫恤費,奇俊峰生前積存的財物和頭戴珠寶等物,也都歸還與諾月朋。并將奇俊峰和小王的尸體重新備棺,遷運到三印河頭的石王墳地,以禮安葬。后聞諾月朋亦于1950年病故在歸綏市。

友情鏈接在線留言

Copyright 2009 內蒙古自治區文史研究館 版權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備案編號:蒙ICP備14001698號 地址:內蒙古呼和浩特市新華大街63號院 技術支持:一街科技
郵編:010055 電子郵箱:[email protected]

云南快乐10分500期走势图 yy彩票安全吗 彩经网首页 湖北快3官方免费下载 分分彩计划群 内蒙古快三开奖软件 河北11选5官网下载 科乐吉林麻将赢钱 百赢棋牌官方苹果app 手游麻将作弊 青海快3今日开奖号码